超量水

每天都在想御泽为什么不去结婚???
✨这辈子都出不去的御泽沼民✨
❌御泽重度洁癖者❌

700fo了!!!感谢各位小伙伴(没有贺图

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。

@超速行驶 世界良良日快乐!!给你御泽亲亲❤️要好好享受大学生活,以后让我们继续一起吸吸御泽♂♂二哥❤

P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:

 @水水今天看了一个笑话他妈的笑死我了黄河鬼棺笑死我饿了我不饿  水水生日快乐!!!!!!!!!!!!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~~~~

捏造的海豹乐园 让他们两个去逛了!!!!!!!希望不嫌弃!!()

大家数一数有几只豹豹!!!!!猜对也没有惊喜(。

阿雷觉得yuki世界第一棒御泽哪日结婚今天也是二哥忠诚抹布粉:

 @水水今天看了一个笑话他妈的笑死我了黄河鬼棺笑死我饿了我不饿 睡水生日快乐————说好的给你黄复婚御泽

很努力地画了不那么低温的御泽,算是一个突破送给你————

水水是被大家爱着的水水,看到水水那么开心我也开心X

今后也要愉快地一起玩耍呀




我好像手癌了不过懒得改了算了【。


一个来自大家的爱的名字→ 水水今天看到了一个笑话他妈的笑死我了黄河鬼棺笑死我饿了(。)我不饿

突然翻到我闺蜜前年给我写的生贺,无论看多少遍都觉得太棒了(存在硬盘太可惜了分享一下ry

[我一直都陪伴着你,无论何时都会陪伴着你,就算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,我也愿化为只属于你的盾。]——《pray》水树奈奈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真的是一个无神论者吗?

如果是,你为什么不惜一切请出我,现在又这样狼狈地祈求我。

好吧,我答应你。只不过一切都有因果,总有一天你们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……

我是被人类称为恶魔的东西……大概。如果向我求助我会很乐意帮助你,只是要按照契约收取代价罢了。这是恶魔的消遣,我干得不久也就一千年吧,但我已经腻了。

每当爽快收取那些“代价”的时候,我就会想到大约900年前的一个学者。

那时候的人们还相信着非自然生命体的存在,有的人甚至有灵力。当时有个非常小的国家,当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。那学者就在这国家里,最爱研究自然科学,声称是个无神论者,却是整个国家里灵力最强的人。还有一个人,是位贵族,但是对于当权十分不满,密谋出兵起义,毫无灵力但是十分聪明。

名字不记得了,就记得学者是蓝色头发,贵族是橙色,因为两人发型太有特点了。

那位学者住在图书馆的二层,平时也无人往来。我以观察人类的借口在那里寄宿,图个清净,直到那个贵族前来打扰。

出兵需要兵权,贵族虽然能调动部分兵力,但这个国家最高的兵权掌握在学者手中,他跑来借兵,当然以失败告终,学者可是个和平爱好者,救死扶伤。

然后那个贵族就单枪匹马每天傍晚跑来烦学者,有时候也不谈出兵,就是跟他说说话聊聊天,我在一旁看着,偶尔会干出熄灭灯火这种事情,然后看两个人在黑暗里不知所措。

学者挺喜欢贵族,观察人类可不是没有成果的,学者在贵族看着他说话的时候经常移开视线,脸上也会出现莫名其妙的红晕。人类真是奇妙,这可能就是那些书上说的恋爱?

两个人渐渐在交谈中达成共识,日益密不可分,两人在一起安排各种事项,不知为何居然相爱了,在我恶作剧的时候两人还会趁机偷偷接吻。

对,他们是相爱了,下面的发展应该是甜甜蜜蜜在一起?错了!这怎么可能。

贵族终于说服学者得到了兵权,他本来就是为了兵权才接近学者的,他考虑的周全,出兵前还将学者送出城,可是国王比他想象中还要狡诈。由于从来没有敌国侵入,军队压根就没打过实仗。而当看起来非常厉害实际上却很无能的军队攻城时,面前却是被国王安排好的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(暴民)。

按理说一般情况下不会打起来,贵族也确实下了撤退的命令。

实际情况是……那个国家的国王无为而治,他的“子民”认为他是一个仁慈且惜民的君主。“子民”在国王的默许下做自己想做的事,没有法律和道德,弱肉强食。小国寡民,绝大多数人都认为变得强大才是唯一的生存之路,无时无刻想证明自己的强大,这种骄傲使他们目空一切,自足自满。像贵族这样提出变革的才是史无前例。

贵族想改变这一切,而军队和百姓的脑海里已经形成思维定式。在军队眼里,百姓是阻挡他们攻下城池彰显本领的障碍,而百姓认为这些军队起义,无疑也是一群穿着盔甲的暴民,他们无所畏惧。

等贵族意识到自己改变不了局势时已经晚了。百姓上来袭击军队,军队认为贵族的命令只是让他们坐以待毙,纷纷揭竿而起。

国王从不惜民,也从不仁慈,国王的禁卫军表面无能,实际上却训练有素,他早已想把兵权全部掌握在自己手中,把百姓都训养成战争的奴隶。那些百姓都以暴乱的罪名被屠杀,军队被收编,贵族被囚禁,整个国家都充满了对贵族的憎恨,人们认为如果不是贵族,根本不会出现这样大规模的屠戮。而人们早已忘记自己对“弱者”的所作所为本身就是对生命的蔑视,忘记对自己反省。

真是太有意思了,人类不就是这样?互相扯皮互相埋怨,忠于欲望倾心己愿,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能干出来。

看吧就连那个学者也不知从哪儿得到了祭祀仪式,耗尽自己的灵力,将我召唤了出来。

他颤抖着问我:“你是恶魔?莉莉卡,拥有……力量?”

可笑,明知故问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没有的话我回去了。”

“有。”他抬头,泪从眼眶溢出,可是态度毅然决然,“我,必须要保护他。以我自身作为代价,请实现那个人的愿望。”

这个孩子,知不知道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完成那个贵族的愿望啊。

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知不知道这一切是等价交换的?你就那么急着去死吗?”

“我知道的。即使是生命,是下个轮回,我也愿意替他完成夙愿。”

我沉默了,不是我不能完成,我不想签!凭什么就因为他一个人,你就要付出这种代价,虽然这样的国家结果怎样都好……

……别那么看着我,我不明白。

“莉莉卡,求你了。”

“你真烦啊,这一点真是让人讨厌!………真没办法……你的愿望,让那个贵族……统治国家,得享天年,国泰民安……代价是……你的生命,下一世全部的人生,以及爱别人的权利。这样才算等价吧。”

【契约成立】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真实与虚幻】

可喜可贺。

这是我当上国王以后的第十年,老国王无儿无女,死前把国家托付给我这个义子。

这十年里国泰民安,百姓安居乐业,也没有什么天灾人祸,一切都非常和平,简直是理想国一样的存在。

太理想了。

一般来说国家出现问题是很正常的情况,然而我的国家什么问题也没有。

太不真实。

就像一切都是假的一样。

我偶尔做梦,梦见我打扮的像个贵族,一个人跪在一片血海中。

但是那种事情怎么可能存在呢?我生来便在王宫生活,从小被当做王子养大,国家也一直十分太平,成人后便娶了王妃,也就是现在的王后。

对了,我的王后。她有一双闪耀的金瞳,海蓝色的长发十分柔顺,但不知为何,每次看着她的背影都会令我心疼,毫无道理的巨大悲痛从心底翻涌,那种感情像潮水一样包裹住我整个心脏,令我承受不住。

我一定是太爱她了,才会有这种名为幸福的疼痛。

是的,幸福。今天,我的国家,我的王后还有我,都无比幸福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【背后的勇者】

在我的国家里,贵族,平民,实际上没什么不同。唯一特殊的只有国王。

贵族的家族财产比较多,这可能是他们祖上,父辈留给他们的,而平民可以依靠自己的实力去抢夺贵族的财产,成为新的贵族。

这个国家,没有法律。这一切都不合理,但是没有人提出疑义。

我是其中的受害者,我可以借助东西看到过去的事情,并喜欢把事实说出来,就因为这个经常被别人欺负,有一次还险些丧命。当时救了我的是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,他足够强大,明明看起来是贵族的孩子,却不蛮横,对人温柔,有着天空般蔚蓝的眼眸以及朝阳般美丽的橘色短发。

男孩把我送到大学者的图书馆,请他为我治疗,告诉我我有灵力,要学会隐瞒,还说服我父母和大学者,让我留在图书馆学习知识。我非常感激这个男孩,但是在我痊愈之后他就不见了。

图书馆相当于学堂,大学者很严格,但是对我很好,有三五个年龄不等的同学,大家相处和睦。我经常会受伤,也比其他人体弱多病,我也因此发现药理和医学的实用性。即使弱小,这里也没人觉得我不该存在。只有在这里我才能看到人性,才能感受到一些温暖。

但是这也被毁得一干二净。有一次大学者带着同学们外出讲学,被一群强盗袭击,除了生病没有一起前去的我以外,大家都不幸“遇难”。

大学者掌握着兵权,由于他的学生还剩下我,国王也不好独吞,只能把兵权交给我。我拿着象征权利的钥匙,在空荡荡的图书馆孑然而立。

都是国王的错,我明明知道,却什么也做不了。我触碰到这把老师随身携带的钥匙时,看到了一群强盗摸样的人,对老师说把兵权主动交给国王还可以饶他们不死。

老师说,如果交出兵权,死的可就不只是他和他的学生了,战争一旦开始将生灵涂炭。

就因为这个!就因为这种东西!大家全被杀了!连只有八岁的小孩都不放过!

可现在的我连复仇也做不到。若要复仇,只有让自己变得强大,在这之前我要保护好老师留下的东西才行。

从那时开始,我经常白天乔装一番(怕被国王发现)悄悄出去为乡民治疗,故意向百姓传输“反抗国王”的意识,傍晚回来继续研究医疗。偶然间我从图书馆的二层找到了一些记载着古代魔法的书籍,因为好奇按照上面写的试着做了一个召唤仪式,貌似没有成功。后来我身边经常会发生一些很不可思议的现象,比如书突然从桌子上飞起来,窗帘突然被拉开之类的恶作剧,一定是被我不小心召出来的什么东西干的吧。

我花了几天时间了解那到底是什么,把那些东西熟记于心后才明白,那是古老传说中的恶魔,因为有强大力量而被封印的莉莉卡,完全召唤出来可能需要我全部的灵力。

好像弄出了什么很糟糕的东西,不过这也让图书馆有了一丝生机,偶尔它还会拉一拉我的头发,有时候真想说很痛请不要这样做。

不过我没有尝试和它搭话,我为了保护自己,对外宣称是个无神论者,这是那个橙发贵族让我这么做的,毕竟接触的人不同,可能我们这辈子再也没有交集了。

时间如白驹过隙,日子一过就过了十几年。

有一天那位橘发贵族突然闯入图书馆,我在吓了一跳的同时有些意外的窃喜,他好像不记得我,还张嘴就管我借兵。

对不起,即使是救命恩人,这个东西也不能轻易交出去。

我把他轰了回去,结果之后他还是一次次跑来跟我絮絮叨叨说一大堆,无非是什么国王的不好,要变革的话兵权很重要之类的话。

有一次我要上楼,他拉住我的手试图阻止我,突如其来的触碰让我与他的记忆共鸣。看到那些东西,我立刻狠狠甩开他,终于忍不住发了脾气:“请你放尊重一点,再在这里妨碍给我造成困扰的话就给我出去。”

他居然马上闭上嘴老实地站在原地,委屈的盯着我说:“学者大人你知道吗?很多小孩子还有弱小的百姓,都因为现在这种不合理的政策受伤甚至丧命,但是没人敢抱怨,难道学者大人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剥夺生存的权利吗?就在今天,一个小孩子就因为不小心打碎了邻居家的花瓶被邻居扔到了井里,要不是……”

“要不是什么?要不是你及时救了那个孩子他就死了?”我实在听不下去。我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人有多么过分?一激动不小心说出了多余的话。

“你怎么会……知道……”他比我想象中要吃惊,但是他没有再追问,很快就恢复原样,“真不愧是学者大人。”

那一瞬间,我心中产生的强烈动摇让我伸出手抚上他的脸颊,我看到了他的过去,甚至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。什么啊,原来你记得我的啊。你也很勇敢地在残酷的命运中开辟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嘛。

我在那次接触中看到了他的决心,经过后来的几次谈话,我们都相互摊牌了,将对方的意图,愿望,过去和能力了解地一清二楚。我们成为了很好的伙伴,甚至含有暧昧不清的感情。

我向他说出了当年老师的事情,他听了之后跟我讲:“我绝对不会用兵权伤害百姓。只是起义战争不可能不流血,那个国王不可能像表面上那样什么都不管,我只希望我能唤醒民众,虽然以现在人们的状态来讲胜利的可能性较小,但是只要我开了先例,就一定会有人跟随我,效仿我,最终推翻这种制度。”

“你很早之前就做好了牺牲的打算了吗?为什么不等时机成熟了再……”

“学者大人,革命在这个国家从未发生,人们的思想也是根深蒂固,不可能是过个几年十几年就改变的东西。但愿军队还有点人性吧,总不至于忘记服从命令。”

“笨蛋,为什么要做这种事!就算你……”

“就算我不做也总有人做,这么想着的你是要代替我成为那个人吗?”他非常认真地,用温柔得可以融化一切的眼神看着我,双手搭上我的脖颈,“总有一天一切都会变好。你被我保护过,就再让我保护一次吧。”

“不要!不应该是我被你保护过,所以应该换我保护你才对吗?”

调皮的莉莉卡,这时候把灯火弄灭了。

他顺势把我拉进了怀里,在我耳边轻声细语:“不要任性了。”

这根本不是什么心跳加速的时候,可我却想要他再抱紧我,甚至对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,将我吞吃入腹也没关系。

我一定是在常年的仇恨与孤独中坏掉了,以至于他这一点点温暖在我的心上星火燎原,感受着他的呼吸,被他的热度感染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从头顶到指尖,每一寸都在叫嚣着,我想要他,我想将他据为己有。

黑暗中的我们毫无防备,就似心有灵犀,慢慢接近对方柔软的嘴唇,轻触,分开,继而更加深入,互相感受对方唇齿间的触碰传来细碎的温柔。青涩笨拙的我们仿佛在颤抖,又好像天生便熟悉对方,渴望着,诉求着。

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过了多久,才意识到,我们在接吻,在进行着传达爱意的吻。初次跨越那条界限的我脸上发烫,浑身发软,感受到他心脏跳动的频率,我想他也一样。

时间如图停止在了这一刻,我以为我们可以和这个吻一起,一直进行下去,天长地久。

可是当真正放开的那一刻,心里总是满含失落,悔恨和遗憾。

他还是决定要为那群愚昧的人牺牲自己的生命。那天我站在城外,凝视他御马缓步离去,心脏骤然紧缩,仿佛被生生撕裂了灵魂一样难受。那时我才意识到我的爱情,意识到我有多么爱他,我才意识到我根本,已经离不开他了。我想叫住他,颤抖着声音,喊出口的只有那句根本不可能实现的:

“一定要平安。”

他总是说,事情不会总是最糟,结局也一定会变得美好。而现在这些话听起来是多么可笑!那群国王的走狗,国王的傀儡,已经无药可救!乡民们议论纷纷,连平时那些“善良”的人,也都在怪罪他。

听说马上就要被处以极刑了,你多傻,我坚信不疑的你所许下的那些承诺化为烟云,你的愿望终究只是幻想,终日被蒙在鼓里人们根本没有一点点改变。

要是这世上有什么可以彻底改变的力量就好了。我这样想着,灵光一闪般,莉莉卡的形象不知为何浮现于我脑海里。

进城找魔法书是不可能的了,好在我曾经牢牢记住那些东西。好不容易跑到森林里,找到祭献的用品,这一次哪怕失去所有,也想……

“你是恶魔?莉莉卡,拥有毁灭一切和创造幻境的力量?”

我知道的,哪怕以这种方式,哪怕所有的人都在责备他,我愿成为守护他的那个人。

“有什么想说的吗?没有的话我回去了。”

还真是那么蛮横骄傲,喜欢恶作剧的孩子,对不起,让你也跟着担忧。

“有。”没有必要再犹豫,也没有犹豫的时间了,“我,必须要保护他。以我自身作为代价,请实现那个人的愿望。”

我也是个自私的人,我不想牺牲,但我更不想让他面临那样的未来,民众的责怪会让他绝望,明明……是为了拯救大家。

“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你知不知道这一切是等价交换的?你就那么急着去死吗?”

莉莉卡,不要责怪我。我只盼望我能在你改变出的幻境中,永远永远守护他。这样的世界,已经没有拯救的价值了。

“我知道的。即使是生命,是下个轮回,我也愿意替他完成夙愿。”

无论如何也想让他幸福。

“莉莉卡,求你了。”

我会在百年后的轮回一直等他。

“你真烦啊,这一点真是让人讨厌!………真没办法……你的愿望,让那个贵族在我的幻境里统治国家,得享天年,国泰民安。我会毁灭掉这个国家。代价是……你的生命,下一世全部的人生,以及爱别人的权利。这样才算等价吧。”

在我生命即将燃尽之时,我如愿以偿地见证了国家的毁灭,微笑着,看着安详宁静地沉睡在莉莉卡怀里的,那个人的微笑。

 

 

《pray》(我觉得原曲更能体现我的心情)

〖现在只需看著前方…〗

〖只需相信自己的信念…〗

〖爱与绝望皆化成飞羽〗

〖成为不死之翼〗

〖苏醒吧我的鼓动〗

 

〖黯淡无光的月亮与星辰〗

〖悲叹孤独的圣洁之泪〗

〖织出并描绘十字架吧〗

〖一同散发光辉直至燃尽〗

〖破坏的小夜曲(Serenade)〗

〖纵是在瓦砾的舞台〗

〖只要有你的歌声在黎明的尽头〗

〖就能再度振翅飞翔〗

 

〖即使是现在我还是一样懦弱〗

〖无法拔起光辉之剑〗

〖别逃避残酷的命运(现在)〗

〖为了凛然生存〗

〖终有一日泪水会照亮通往明天的道路〗

〖化作奇迹的太阳〗

〖走吧为了必须守护的事物…〗

 

〖只有一点也好〗

〖只要你能对我微笑〗

〖我愿化为黄昏的骑士〗

〖献上我的一切〗

〖丧失其名的狂想曲(Rhapsody)〗

〖绽放於心中的勇气〗

〖只要是你的愿望纵使是无限银河的彼方〗

〖也能响彻〗

 

〖我不需要任何力量〗

〖若只要拯救唯一的人〗

〖即使轮回於百年的时间〗

〖也会前去迎接你〗

〖即使倒下了无数次只要望著天空的话〗

〖就能找到答案〗

〖因为失去黎明的世界并不存在…〗

 

〖向你发誓我会实现梦想〗

〖直到生命尽头,爱的尽头〗

〖相吻的嘴唇颤抖的声音〗

〖然后…然后迎向无限的未来…AH…〗

 

〖我会一直在你身边〗

〖不论何时〗

〖就算整个世界都与你为敌〗

〖我也会成为只属於你的盾〗

〖终有一日泪水将点燃明日〗

〖化作奇迹的太阳〗

〖走吧如果有想守护的事物的话…〗

 

 


 @人生は夢だらけ 请收下我的处女黄昏御泽((阿雷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!!!!!!


画图BGM➡️http://music.163.com/#/m/song?id=33085819

哇哇哇哇我竟然600fo了😭😭😭😭感谢大家啊啊啊!!明明没产什么好吃的粮😭😭😭😭谢谢大家的关注!